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下贱少妇
下贱少妇

下贱少妇

下午三点的时候,她又一次开始坐立不安了。几次向门口迈去的脚步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为了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她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甚至强迫自己去看根本就没有兴趣的足球比赛┉┉但一切都没有用,内心所有的挣扎在一声叹息中全都烟消云散。

  她看了看表,离丈夫回家还有两个多小时,赶得快一些的话┉或者那个人今天对她的兴趣不大的话,她还来得及在丈夫下班以前回家准备晚饭。

  对着落地镜,她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然后在那两条修长丰润的大腿上套上一条开着裆部的连裤丝袜,再穿上一双后跟细得惊人的高跟鞋。

  做完这些后,她注视着镜子中自己性感的身躯,脸颊却忽然变得嫣红起来。

  “你┉┉你怎么能这么淫荡呢?你对得起爱你的丈夫吗?”她盯着镜子中自己双腿中间,那里正有一条亮晶晶的液体从阴毛丰茂的阴部流下,顺着大腿淌到丝袜上。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丰满雪白的乳房随着呼吸微微波动。镜中自己性感的样子使她有些不能自持,一只纤纤小手缓缓的移动到阴部,接着她猛然将两只手指深深的插进阴道之内。

  “啊┉┉”她亢奋的吟叫了一声,高高的仰起了自己的头,心中却一阵阵的酸楚刺痛,同时眼角一滴泪水滚滚而下,“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她忽然停下动作,狠狠的在自己美丽的脸上扇了一记耳光,然后抓起风衣穿上,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家。

  今天的她不知为何,胸中的欲望特别的强烈,于是她加快了脚步向目的地走去,渐渐的她开始小跑起来,惹得路上行走的人们都在看──这个漂亮的、气质优雅的女人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去办,否则怎么会跑到香汗淋漓也不休息一下呢?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如此着急赶路的原因──只是为了偷情,变态的偷情。

  她和丈夫住的这个区,被人称为天堂地狱,左边是豪华的住宅,而穿过一个市场,却是另一个世界,脏、乱、穷的世界。她的目的地就是这个世界的某一间昏暗低矮的平房。没多久,她已经来到这里了。

  因为旁边那个巨大垃圾场的原因,这间平房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家了,只有这间房子的主人还住在这里,因为他无处可去。

  眼下,她站在这房子的门前踌躇着,内心的欲望和对爱情的忠贞再一次争斗起来,这让她的心很痛,也让她的情欲更加蓬勃。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下贱?”她质问自己:“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神啊,救救我吧┉┉”

  终于,欲望战胜了良知,她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房内黑暗浑浊,一股垃圾的馊臭味道猛的钻进她的鼻子里,尽管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但她还是不能适应,她扶住门框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继而开始反胃─ 胃里没什么东西可吐,所以她吐出来的只是一些酸水。

  “臭婊子!快把门关上!!!”屋内黑暗处一个嘶哑的嗓音响了起来:“你妈个逼的,来了也他妈不知道敲门,不知道老子正在自摸吗?”那声音粗野的叫骂着:“吐你妈个逼吐,嫌有味就滚出去!!少在老子这里装像!!”

  听到那嘶哑的嗓音喊话,她小声说道:“对┉对不起┉┉”然后闭上鼻道,大口大口的用嘴呼吸着,边手忙脚乱的把门关上,最后习惯性的用门后的一根粗木头把门顶上,这才转身对着声音发出的方向,似乎等待着什么。

  “婊子,去把灯打开!”那声音粗鲁的命令着她,她默不作声,在黑暗中举起双手摸索着,她找到了灯绳,拉了一下,灯亮了。

  房子很小,一半堆满了各种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奇怪东西,再往里是一张炕,炕上铺着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的被褥,一个身穿破旧背心却光着下身的肮脏猥亵的中年男人正背靠墙叉开双腿大剌剌的半躺着。

  “逼痒了?欠操了?”那男人不知多久没洗的脸上充满了不屑,一边用手不停的揉搓着他胯下那朝天而立的黑鸡巴一边向她招了招手,“母狗,快脱了爬过来!”

  她心里一阵气苦,眼角又有些湿润,但胯下那湿淋淋的感觉告诉她,那原本就很旺盛的情欲,被男人这句话挑逗的更加强烈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那男人叫她“母狗”的时候迅速的充斥到全身,这感觉让她头晕目眩手酸脚软,于是她边气苦着边在身体感觉的引导下,脱掉了仅有的一件风衣。

  那男人见到她的打扮哈哈笑了起来:“母狗,还挺听话嘛┉”胯下那黑乎乎的鸡巴翘得更高。在她慢慢跪下摇摆着丰满的屁股爬向炕的同时,男人挪到炕沿坐下,把鸡巴对准她将要来的方向等待着。

  等到她爬到男人双腿之间时,男人把高翘的鸡巴压下来对准她的脸,还没等她把嘴张开,那满是污垢的酸臭充鼻的鸡巴就被他狠狠的挤捅进了嘴里。

  她对屋内的垃圾味十分不适,但奇怪的是口中男人生殖器那不比垃圾味强的酸臭味却没有给她的呼吸带来丝毫影响。她专心的吮吸着男人粗硬的鸡巴,却还是默不作声,但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口舌越来越烫,体内的血液越来越澎湃。

  那男人用脏脚撩拨着她丰润的乳房,手则握着鸡巴根部不停在她口中乱捅,时而把鸡巴抽出来,湿淋淋的在她脸上抽打。她闭着眼睛默默承受,一只手却偷偷的伸到自己的胯间,在阴蒂上揉捏抚弄起来。

  “母狗,老子的鸡巴好不好吃?”那男人裂开嘴露出一口堆满牙垢的黄牙:

  “再卖力点,把老子侍候高兴了就赏你口精子吃,哈哈┉┉”他边说边用龟头逗弄着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默不作声,拒绝回答男人发出的任何猥亵下流问题,也许在潜意识里这是唯一能保持着某种自尊方法。

  她张开性感的红唇追逐着那在她脸前摆动的丑陋肮脏的生殖器,努力的想把它再次含到口中,但男人却不停的摆弄着挑逗着,就是不肯让她如愿,终于,强烈的冲动让她再也无法自持,双手猛的伸出,握住了男人的鸡巴。

  就在她张嘴含入的那一瞬间,男人猛的抬腿,一脚蹬在她美丽的脸上,把她踢翻在地,“母狗,想吃鸡巴就求我!!”

  她屈辱的爬起来再次跪在男人面前,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阳具,但残存于心底的自尊却让她不愿意发出声音,于是她如以前一般还是一言不发。但那男人却不象往日那般容忍她的无声,他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母狗,再和你说一次,想吃鸡巴就求我!”

  男人脏乎乎却粗大坚硬的鸡巴就在她眼前不停的摇晃着,两只的睾丸也随着软呼呼的的阴囊一起左右摆动,她看着,呼吸越发急促起来,胯下的潮气也越来越浓厚,当那男人握住鸡巴再次抽打在她脸上的时候,她那残存的自尊终于崩溃了,“求┉┉求你┉┉┉”

  “求我?我是谁?”

  “是┉┉是┉┉爸爸┉┉”她终于说出男人一直要求她说的,强烈的羞耻的惭愧也忽然间一起迸发出来,她哭了。

  “叫爹!”男人站了起来,双手掐住自己的腰,笔直的鸡巴直指她的红唇:

  “说爹,我要吃鸡巴。”

  她流着泪,抽噎着小声说:“爹┉┉┉我┉┉我要吃鸡巴┉┉”

  “哈哈哈哈┉┉”那猥亵的男人得意的狂笑起来,把屁股向前一拱,粗长的鸡巴便直刺入她已经张开等待的小嘴中。“我操死你个母狗!!!”那男人个子很矮,在她直立上身跪着的情况下需要踮起脚尖才能操到她的嘴,这让他十分难受费力,于是他一把抓住她柔顺的长发把她的脑袋向下压去,令她的小嘴于自己的鸡巴处于同一水平,这才心满意足的再次插了进去。

  但这个姿势却令她十分痛苦,腰半弯着,手却碰不到地面无法支撑身体,上半身的重量全悬挂在那被男人抓在手里的头发。无奈之下,她伸手搂住男人的屁股。

  “贱货!母狗!有钱的贵妇人!!哈哈哈哈┉┉我操死你!!!”那男人象疯了一般发泄着自己的性欲和对生活的愤恨,挺动中每次都用尽全力的将整根鸡巴捅到她口腔的最深处,丝毫不顾她的挣扎呕吐和咳嗽。

  她一阵阵的呕着咳嗽着,粘稠的唾液被男人的鸡巴带出嘴外,有些则随着她的咳嗽从她鼻孔中喷出,喷在男人浓密的阴毛上,白花花的一片。

  也许是觉得脏了,也许是被她翻着眼白几近休克的样子吓住了,男人终于停止了对她的糟蹋。退后两步,男人坐到炕上:“母狗,过来给我舔干净。”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同时伸手将脸上的唾液擦掉,听到男人的召唤,她忙跪着前行两步,然后伸出舌头将男人阴茎阴囊和阴毛上的粘稠唾液仔细的舔掉。

  男人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母狗做得好,比我老家养的那条大黄强多了┉哈哈┉┉”她沉默着,张开小嘴想再次含住男人的龟头,男人却伸手又是一记耳光,“母狗,是不是没有记性?”

  她的热泪再次涌出眼眶,却颤抖着开口去央求男人:“爹┉┉我想吃┉┉鸡巴┉┉”

  “哈哈哈哈┉┉”男人大笑着躺了下去:“吃吧,给你爹我好好吃┉┉”

  含着鸡巴,她似乎忘掉了刚才的屈辱,唇舌随着体内的亢奋再次变得滚烫起来,两只乳头也变得象石子一样硬,于是她边认真的含吮着男人边把手伸到自己的阴部,哆嗦着自慰起来。

  昏暗的房间内静得不闻一声,只有她舔吮男人阴茎时的口水声和她抑制不住的呻吟不时的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忽然哆嗦起来,他猛然坐起,一把推开她的头,伸手从旁边拿过一个盛着一点剩饭的盘子置于胯下,然后握住自己的生殖器套动起来,没几下,一股浓白腥臭的精液便猛烈的喷射而出,一股股的喷射在盘子中的剩饭上。

  男人射精之后,把已经有些发软的鸡巴插到剩饭里搅拌了几下,口中却嘶嘶作响的倒吸冷气:“我操,真他妈硬┉┉”做了他想做的事情之后,他头也不抬的招呼她:“过来给我吃两下,舔干净点。”

  她把头埋在男人胯间,张嘴含住男人还沾着些许精液的鸡巴轻轻啜吸着,直到男人认为满意了才让她停止下来。

  “母狗做得好,现在赏你点东西补补身子┉呵呵┉┉”男人脏手脏脚的下了地,把那装着精液拌饭的盘子放在她面前:“来,吃饭了。”

  她看着干硬的剩饭和里面黏呼呼的精液,不由有些恶心,但听到男人似乎不悦的“哼”了一声之后,却不由浑身发软,她终于趴了下去,象条真的母狗般舔食起来。

  男人如此做也不过是想羞辱作贱她,并没有让她真去吃那连自己看着都恶心东西的意思,没想到女人却没反抗挣扎,十分听话。

  “真是条天生的贱母狗┉”他踢了女人的屁股一脚,“快吃,吃完了老子还要操你的臭逼呢。”她闻言身上一阵酥软,胯下又是一股热流涌出。

  男人坐在炕上看了一会,忽然用脚踢了踢她的脑袋:“去把墙角那个尿盆拿过来。”她回头看了看尿盆的位置,然后跪行过去端起那个空尿盆,回来后继续跪在男人面前看着他。男人却让她把尿盆放下,她放下之后见男人没什么吩咐,便趴下继续吃起盘子里的剩饭和精液。

  男人下地,面对她一屁股坐在尿盆上,接着一阵僻啪之声便响起来,一股腐尸般的臭气顿时弥漫在房间内,这丑恶的男人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大便,不但毫无羞耻,还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她的身体却再度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一阵难耐的搔痒从胯间蔓延到全身,令她难受,一个丰满的屁股也左右摇摆起来。正在排便的男人看到那高耸如小山般的雪白屁股,本来低垂在尿盆内的生殖器渐渐肿胀,没多大功夫就高高翘起,硬梆梆的耸立着。

  接着一阵便意涌来,男人低哼着把大便排出,一股尿液也随着喷射出来,一部份直接射到她面前的盘子里,不知道是没注意还是已经彻底堕落,毫不在意,继续的舔食着盘中的东西,直到里面干干净净。

  刚抬起头,她就看到男人的屁股正对着她的脸,距离如此之近,连那黑漆漆的肛门和上面的粪便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给我擦擦。”男人拱了拱屁股,她左右看了看,伸手拉过风衣,从口袋里面取出一块手绢,仔细的给男人擦干净了肛门。男人却不满意,继续对她的脸撅着屁股,“给你爹舔干净屁股眼!”

  她目瞪口呆的盯着男人还散发着恶臭的肛门,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你说什么?”

  “让你给老子舔舔屁眼儿!怎么?你不喜欢?老子还以为母狗都是喜欢吃屎呢┉┉”他退后一步,把屁股顶到她脸上:“别他妈装了,连老子的尿都舔着吃了还害什么臊,你要是不舔老子过一会就不操你的臭逼,你他妈回家找你男人操你吧。”

  巨大的屈辱让她发晕,脑中一片空白的她任男人散发着臭气的屁股顶在她脸上。男人不耐烦的向后拱着:“操你妈的臭婊子,快舔,不然就滚你妈的蛋!”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去舔男人那最肮脏的地方,一旦她伸出舌头,那她就将完全堕落,完全成为这个垃圾人可以任意糟蹋的人偶,那将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不行,不能为了情欲再堕落下去了┉┉心里的挣扎是激烈的,但她没多久就沮丧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舔那男人肮脏的肛门了,而且自己的口中还发出声声呻吟,象极了自己高潮时的声音。

  “完了┉”她闭上眼睛,心里不由浮现出丈夫那英俊的脸庞:“亲爱的,我完了,我这个下贱的女人已经彻底的堕落了,不再是你以前那温柔纯洁的妻子,也不再是那个连和你拉拉手都脸红的小妇人了,我现在只是一条下贱的母狗,为了变态的性欲正在给这个肮脏下贱的男人清理屁眼┉┉亲爱的┉┉对不起┉┉”

  她泪流满面,边体会着涌动在体内的酥麻边痛苦的谴责自己堕落的肉体和灵魂,双手不知不觉之间伸到男人的屁股上抚摸着,继而不知不觉的拉开男人的股沟,同时将男人的肛门拉开,舌尖拼命的向男人体内挤┉┉男人舒服的哼叫起来,对他来说,身后这个可以让自己任意糟蹋的女人是不能理解的。她高贵美丽,有美满的家庭英俊富有的丈夫,却几乎是心甘情愿的让自己随意蹂躏。

  第一次两人发生关系时,是他喝醉之后,他强奸了这个夜行的女人,本来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但之后的几天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连续几天晚上他都在强奸这女人的那个地方发现她的身影,他想起她的娇美,不能自己的冲了上去打算再度强奸,但那女人不但没有反抗,而且在事后还跟着他回了家,让他美美的又操了一次。

  他知道这女人不会永远属于他,也不可能永远属于他,这种情况没准哪天就不会再有了。“去她妈的吧,老子能享受一天就是一天。”

  但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屁股后这个女人竟然肯为他舔刚拉过屎的屁眼儿,不说肉体上的快感,只是这精神上的感受就令他飘飘欲仙——想想看,这么个高贵美丽的夫人居然象条狗一样津津有味的舔着自己的屁眼儿,这种滋味怕是连她男人都没尝过吧?

  这念头让他越发的激动,一个瘦骨嶙峋的屁股上下动得飞快:“快!骚娘们儿,给你爹使劲的舔那!!!”

  她的口水已经涂满了男人的肛门乃至整张屁股,当她发现这变态的行为居然可以带给自己强烈的刺激时,她终于彻彻底底抛弃了一切自尊与对丈夫的愧疚,嘶哑着嗓子喊了出来:“爹┉┉爹啊,求你来操我吧┉┉”

  男人被她的喊声刺激到了极点,猛的将她压倒在脏乱的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她脸上,狠狠的把肛门在她口唇上蹭着磨着,同时双手揪住她的两个奶子用力的抓捏拧揉,在她舌头努力的配合下,他嚎叫着浑身颤抖起来,身子向后挪去,已经硬到极点的鸡巴猛的插进她的口中。

  男人蹲在她脸上,把胯部死死的向她脸部压着,鸡巴已经整根都被捅进了她的口中,裹着两只硕大睾丸的膨松阴囊也严丝合缝的盖在她鼻子部位,这让她不能呼吸,她扭动挣扎着,但男人却丝毫不放松,反而越来越用力的用鸡巴和阴囊封堵着她的口鼻,她脸色发紫,视线也渐渐涣散,但这几乎可以嗅到死亡味道的感觉却让她的欲望到达了最高峰。

  终于,男人抽搐着将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喉咙,几乎与此同时,她也闷声嚎叫着爆发了,巨大强烈的高潮让她泪流满面、浑身抽搐,当男人把下身从她脸上挪开的时候,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她泥泞一片的阴部缓缓的流淌了出来┉┉

  满足了性欲的男人疲惫的趴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手中还在不停的揉抓她的乳房:“母狗,看你舒服得都尿了,是不是舔老子屁眼舔高兴了?”

  她涣散的视线渐渐集中,但全身却还没有从方才那巨大的高潮中冷却下来。

  “是┉┉高兴┉┉高兴┉┉”她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男人休息够了,爬回床上躺下去,口中却吩咐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她:“去,把老子拉的屎倒了,然后回来把你的臭逼给我操操。”

  她强打起精神,端起装着男人大便的尿盆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才发觉自己身上还是一丝不挂,下意识的,她转身想回到房里,但忽然却停下了脚步:“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样想着,她端着尿盆走到房子后面的垃圾堆,把尿盆扔在那里,然后回了房子。

  【完】